從小凌安的母親告訴她,神是無所不在,無所不是 。這種觀念深植於她幼小的心,而對眾生產生尊敬的信念。如同許多國際知名的治療大師,凌安也遭遇了生活中巨浪和的障礙,並對自己生命的質疑,“為什麼我在這裡? 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?我們將到哪裡都去?“ 在歷經許多波折後,她意識到這些痛苦和磨難都是成為靈修治療師的必備功課,如此 她才能有同理心,慈悲心,而幫助來到她身前的眾生。

 

自小,她就有他心通的能力,知道人們的過去和預測未來。密藏的仁波切和女神也不時的來到夢境,教授她咒語,賜她無形的珠寶,ㄧ起詠唱聖歌 。從古到今,從東到西,凌安閱讀老子,孔子,藏傳佛教經典,並研讀中國占星術,新時代的概念,她使用不同的靈療方法及參加很多不同中外治療師的工作坊。

2003年,她背著相機腳架及背包前往印度浦那市, 原本是計劃拍攝藝術影片,但 到了印度後,才發現原來老天有其他的安排。她待在奧修的靜心中心一個月,每天從早到晚7小時她不斷行修行學習各種動態與靜態的冥想。在這ㄧ連串日夜的靜心冥想過程中,她目睹了她過去的不同的轉世,也逐漸對生命的真諦有更深的了解。隨後,她繼續旅遊至其他印度城市。在到達瓦拉納西的第一天晚上,( 濕婆神市)她坐在恆河河畔觀賞濕婆神的祭奠,第二天早上,她無法起身,而開始發燒。致命的高燒延續整整七天,當地的醫生診斷為瘧疾,每每在昏睡的狀況裡,站在法輪前以毀滅態的濕婆就來到她的夢境,祂告訴凌安:“等妳清淨後才能離開這裡!” 幾天後,她的高燒退了,凌安投入恆河裡沐浴,並感謝濕婆神的恩典。

2009年初,正當美國經濟蕭條的起峰,凌安辭去工作,全心全意的投入ㄧ個策劃多年的大型個人展,而在展覽完畢,凌安的生活反而變得更加困難無助,她與多年交往的男友分手,從城市搬到一個較小的城鎮。 ;加上是時感情上的離異,內心有無限的迷惘與沮喪。 2009年夏天,一位不曾謀面的義大利當地憎人與凌安聯繫,告訴她,濕婆神和沙克蒂有訊息給她,要她前往羅馬。凌安在抵達後,憎人傳達了ㄧ連串她的人生使命及過去的種種因由,並告知凌安此世的使命是成為黃金時代的通靈者(Channeler)。 凌安半信半疑的離開羅馬後,返回芝加哥。

然而,即使接收神的召喚後,並不意味著生活將是ㄧ帆風順。在現實的生活裡是困難重重。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抗拒義大利僧人所傳達給她的使命,而不得不遇到這些障礙。 2010年, 在洛杉磯另ㄧ個叫好不叫座的大型個人展結束後,凌安的憂鬱更深了。她拜訪芝加哥近郊的ㄧ個靈修中心,中心的負責人給了凌安ㄧ本書 “斬斷聯繫的結”,作者為菲利斯 ·克里斯托。當天,通宵徹夜的就把那本書給讀完了。凌安開始尋求更多書中法門的資訊- 過去不需要的關係,因果,陋習等。

凌安認為,運用大師菲利斯·克里斯塔爾的方法是剪斷生命中負面關係的唯一答案,並征服生活中的種種障礙。首先,她運用這個法門來切斷她與母親長期負面關係,結果是,她改變了原本敵對的態度,而重新與母親保持親愛友善的關係, 而她本身也活得更快樂和獨立。她逐漸放棄、切斷常縈繞在腦海中的傷心過去人事關係,及 一些由負面情緒所產生的習性。

凌安在靈性的探討與知識的渴求有股強大的渴望與熱情。年邁的大師出奇的開啟了工作師的班級。在2012年至2013年, 她前往德國慕尼黑, 參加了這個千載難逢的工作者課程, 並榮獲了大師親手所頒贈的“斬斷聯繫的結”工作師執照。符號與圖片是靈魂的語言。菲利斯·克里斯塔爾所研發的ㄧ系列符號,並配合引導 式的冥想,可有效地與我們的思緒煩亂的頭腦進行溝通,而深入到潛意識裡重新做治癒及整合。 它幫助我們活在當下,並給我們機會傳播愛給所有的人,這種獨特的方法特別有助於削減我們過去所累積的業力。

近年,凌安遷移到芝加哥南方不遠的農村,並開始運作小型有機農場。農區新鮮的空氣,對從小生長在大都市裡,卻喜愛大自然及動物的她,帶來了更多的身心靈的成長與生活的喜樂。凌安繼續不斷的學習和探索,已成為一個靈氣大師,阿卡莎記錄的通靈師以及靈性反應治療師。以她的靈氣,靈視,她治癒協助來到她身前的有緣人及動物,並在當地開班教授大師所傳授的“斬斷聯繫的結”。

“愛眾生,侍萬物”是她的人生使命。

“Love All and Serve All”